服务热线:

栏目导航
重点案例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电话:
邮箱:
地址: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动态 >
滴滴外卖“生死劫”
作者: 发布日期:2019-03-06
只是,这个生意需要相当高的成本投入,滴滴想在饿了么、美团把持的国内外卖市场分一杯羹,谈何容易?对外卖业务持续性地投入和精细化地运营,对于后院失火的滴滴来说,并不现实。

从去年的高开高举,到如今的裁员传闻,短短一年,滴滴外卖到底经历了什么?

前几天,滴滴创始人程维刚刚宣布2019年裁员2000人,如今滴滴外卖就面临下课。

2月19日,有消息称,滴滴外卖业务裁员,国内业务或面临关停的命运。

对此,滴滴方面回应:目前国内正常运营,同时已在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拉的特定区域上线外卖业务。

但是,对于外卖业务裁员的传闻,滴滴方面未置可否。

记者联系上了滴滴出行一位员工刘楠,他则证实了以上传闻,“去年内部就传外卖裁员,大部分外卖的同事和领导,早就在年前转到网约车了……裁掉的都是存在感低、KPI差的。”

据刘楠透露,从去年9月到11月,滴滴外卖约有80%的员工分批次完成了转岗。

滴滴外卖最后的高光时刻是去年7月,进驻河南省会郑州,这是滴滴外卖在国内进入的第5座城市。去年4月9日,滴滴外卖在江苏无锡首次上线时曾宣称,有9个城市的外卖业务已经进入“准备阶段”,可是自7月进入郑州之后,其开拓新城的计划就石沉大海。

从去年的高开高举,到如今的裁员传闻,短短一年,滴滴外卖到底经历了什么?

滴滴外卖是一个什么存在?

滴滴外卖隶属于滴滴一级部门R-Lab,负责探索滴滴边界、孵化创新产品。该部门自2017年下半年成立起,虽也曾孵化出小巴、酒店和票务业务,但外卖一直是其核心。

涉足外卖,在外界看来,是滴滴对美团试水打车业务针锋相对的直接回应——后者在2017年2月突然在南京上线打车业务,动了滴滴的“奶酪”。在重启补贴战等常规手段后,滴滴也决心把尖刀刺入对手的心脏。程维就是在当时说出“尔要战,便战”那句话。

据悉,滴滴考虑过借饿了么之力对抗美团,双方在2017年年中有过接触,但没谈多久便作罢。

直到2017年12月,滴滴的第一个产品经理罗文,才在内部组建起一支百人团队,开始孵化外卖业务,但从这个反应的时间点能看出,滴滴似乎有些准备不足。

滴滴原本计划在2018年3月上线外卖业务,但由于种种原因,最终推迟了一个月才上线,由此也印证了业务上的仓促,而这一点,又为它后来不尽人意的用户体验埋下了伏笔。

刘楠也告诉记者,“滴滴内部在战略上到底把外卖放在什么定位?没人知道。”他们知道的只是“防御美团、试水外卖”,“All in那种感觉,没有。打车肯定是核心。”

可见,做外卖这件事在滴滴内部是存在分歧的,而滴滴并没有说服所有人。

“钱多,动不动就烧钱”

25岁的杨阳是滴滴的骑手,去年6月加入成都时,他对滴滴的印象是“钱多,动不动就烧钱”。

之前在无锡,滴滴外卖就推出了大量的优惠活动,比如针对首次使用滴滴外卖的顾客,首单立减20元且可以同时使用优惠券,下单后,可以分享链接获得5到8元的红包。

对于骑手,滴滴外卖采取按单结算+奖金的方式,“送远的距离15元一单,最低也是12元一单,一天差不多能送十来单,500多元。”杨阳第一个月轻松拿到了1万多元。

但是,据杨阳说,滴滴外卖仅在成都上线后的第一个月内,就下调了三四次单价。这让他感到不满,“美团、饿了么一开始也都有补贴,但没像滴滴这样降得这么快的。”

去年5月,滴滴外卖在无锡订单暴跌超过50%,系统派单量骤减,骑手单笔报酬也遭大幅度下调。

到了10月,杨阳就不再送滴滴外卖了。原因有两个:一方面,商家活跃度下降,一些商家刚到傍晚就显示为“暂停配送”;另一方面,奖金门槛虽然变低了,因为总单量降了不少,拿到手的酬劳也降低了不少。而杨阳认识的十几个同事,在当时也都换了平台了。

国内外卖行业已经过了教育市场的阶段,因此,这一波热潮当中,一开始选择滴滴外卖的骑手、顾客和商家更像是来“薅羊毛”的。随着饿了么、美团加入这场新的补贴大战,以及后来三家都被相关部门约谈等变故,都使得滴滴外卖的用户急剧流失,遑论后续的产品升级和运营。

而8月的顺风车事件,让滴滴重重地踩下刹车,外卖业务的未来不得不重新考虑。

丢车保帅

“顺风车事件发生,导致计划乱了,然后钱都花在公关、安全上。”刘楠说,“(别忘了)顺风车也是赚钱的。”

滴滴最早动过外卖的心思,就是因为Uber的外卖业务UberEATS收入可观。只是,这个生意需要相当高的成本投入,滴滴想在饿了么、美团把持的国内外卖市场分一杯羹,谈何容易?对外卖业务持续性地投入和精细化地运营,对于后院失火的滴滴来说,并不现实。

有业内人士也表示,“砸出市场份额需要人力物力,新开业务肯定是有成本的。滴滴外卖裁员的问题,不单是外卖事业部的事情了。”

2月15日,程维宣布对非主要业务“关停并转”,在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员工进行裁撤的同时,将在安全技术、产品、运营及司机管理等方面继续招聘。

滴滴发出的讯号很明显,捍卫出行等主营业务,放弃外卖等非主要业务则成了丢车保帅之举。

不过刘楠告诉记者,滴滴外卖保留的20%员工是该业务团队的“精锐”,结合滴滴进军墨西哥外卖市场的出海战略,眼下的滴滴外卖更像是展现出一个收缩防守的姿态,去一个竞争不那么充分的市场延续业务试水,待主业无忧,再回头重整旧山河也并无不可能。

(文中刘楠、杨阳皆为化名)



Copyright © 2018 凯发k8娱乐凯发k8娱乐-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备案号:
电话:邮箱:
地址:技术支持:
凯发k8娱乐-官方网站